谷底雾霾

主要产粮(大概是那种冷到北极圈的西皮的粮(ಥ_ಥ) ,而且我写的还不咋滴的粮)
副业摸鱼(就是那种你带放大镜都找不着的透明鱼╮( •́ω•̀ )╭,估计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那种鱼)
总之小透明一个,要真点进来了。。。你也就这么将就着看看吧(。í _ ì。)
是一个喜好诡异的杂食动物。
不要怀疑。
轻微社恐,如果言语有所得罪,请无视我( ´・◡・`)

【TSN EM】当你有口难开时

滚过来刷一发存在感,最近文变多了每次刷新都有文出的感觉好幸福啊!!!虽然都不一定是甜的,但好歹有文啊!~\(≧▽≦)/~
咳咳,OOC我的。
——————————————————————————————

最近Eduardo发现Mark有点奇怪。

当然啦,虽然总的来说Mark本来就是个特立独行的人这一点没错,毕竟没有一个正常人会像他一样如此不解风情又心直口快(褒义的讲法),但作为Mark最好的朋友,Eduardo还是肯定他这位geek好友有点小小的变化。

他最近不怎么回他话了。

以前Eduardo与Mark聊天时,后者总会用犀利的语调以及绝对超速的语气将Eduardo所说过的事或者人评价一遍,附赠一些可能他本人都没有察觉到的讽刺与鄙夷(“不!他绝对是故意的!”Dustin气愤的抗议道),但最近他不怎么这样了。

Eduardo承认他有点怀念并且越来越喜欢他的好友以前那些大胆而又自信十足的话语和他讲到兴头上时眼里放出的那些璀璨夺目的光芒。

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里包含的是Eduardo不曾拥有过的状态和想法。

而最近,Mark不怎么在他们的对话中锋芒毕露了。

有时候他知道Mark绝对听到了他在说话,并且他也绝对想回话,但每当Eduardo“不经意”的撇过去的时候却总能看到Mark冰蓝色的眼珠转了又转,沉默良久,最后只嘟哝出一声哼哼唧唧的肯定。

Eduardo知道这么扭扭捏捏的Mark绝对不对劲。

于是他咨询了一下Mark唯一靠谱一点的室友(Dustin愤怒的举起了拳头“我哪里不靠谱了!”)Chris他是否有发现Mark的变化。

对方思索了一阵,无奈的摇摇头“不Eduardo,我可没觉得他和以前有什么不同,总之他和我俩对话的时候依然横冲直撞。”他向Dustin点点头“比如他,昨天才被Mark骂了个狗血喷头,虽然那也让我觉得蛮大快人心的......”Eduardo的嘴角抽了抽。

好吧,看来Mark不愿意说话的这件事只针对他?看来得找个时间问问Mark,这位他最好的朋友是怎么了。

终于,又一次聊天,咖啡厅里温暖的暖气在玻璃上蒙下一片雾,模糊了远处的霓虹灯刺眼的色彩。

Mark咬着嘴唇,几乎是挫败的从鼻腔里哼出一声肯定。Eduardo拉住Mark搭在桌沿边的手腕,问“Mark你最近怎么了?为什么不愿意说话了?”

对面满头金棕色卷毛的脑袋抬起来,那双一眨不眨的冰蓝色眸子静静的看向他。

然后他又低下头,快速而又小声的说到“好吧wardo你肯定也发现了我最近越来越不敢跟你说话了虽然我很想表达我的观点但是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这样和你说话会有不好的影响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不得不说那直接导致了每次你和我说话我都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总的来说就是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变的不会说话了。”

他又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好友。

“不会说话了?”Eduardo如同在身处梦境一样喃喃道。

他们就在这种奇怪的气氛里结束了在咖啡店的谈话,Mark感觉杯子里的拿铁仿佛都变的奇怪了,以一种甜到让人难以下咽的味道。

出了店门,寒冷的空气醍醐灌顶似的入侵过来,Eduardo结下围巾分给Mark一半并帮他裹好。

“谢谢你,wardo。”Mark被包裹住的道谢在寒风里被吹的不太真实。

Eduardo愣了一下,随即展露出一个暖暖的微笑“不谢,Mark,”他顿了顿,又说“还有,你以后不用担心会给我带来不好的影响这种问题,我很欣赏你以前的话。”

Mark点了点头。

于是他们肩并肩的走向宿舍的方向,有说有笑,一如他们平常的模样。

*有道是,当你越来越在意一个人,你会在他面前不会说话。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