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雾霾

主要产粮(大概是那种冷到北极圈的西皮的粮(ಥ_ಥ) ,而且我写的还不咋滴的粮)
副业摸鱼(就是那种你带放大镜都找不着的透明鱼╮( •́ω•̀ )╭,估计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那种鱼)
总之小透明一个,要真点进来了。。。你也就这么将就着看看吧(。í _ ì。)
是一个喜好诡异的杂食动物。
不要怀疑。
轻微社恐,如果言语有所得罪,请无视我( ´・◡・`)

【TSN EM】耳目失聪(2)

瞎了的MarkX聋了的Eduardo
可能会坑。
OOC都是我的。
---------------------------------------------
Mark听到Eduardo站起来时撞翻了椅子,倒地的余响震的他搭在桌子上的手都微微发麻。

他努力眨眨眼睛,可惜,很明显,在不知名原因的高压下他的眼睛已经选择无限期罢工了,并且没有确切回归日期。

这可真让人头大。

“抱歉,Mr.Saverin,你突然站起来是想干什么?”他听见他的律师急冲冲的开口,语气不善,似乎以为Eduardo要冲过来揍他。他心里嗤笑,他要是真的只想揍我一顿那倒是好办了。

他又听见对面的律师和Eduardo小声交流了些什么,半天没有动静,他能听清楚的只有那个律师开头在听了Eduardo说了些什么的时候倒吸一口凉气的“On!Jesus!”便没有下文了,后面的对话都模模糊糊,他还听见了Eduardo在纸上用笔划拉比划着什么的“沙沙”声,和椅子被扶正时在地板上的摩擦的声音。

他厌倦于再等待下去,只从椅子里窜了出来站起身。

“我要求暂时停止听证会。”

Mark顿了顿,感觉不太对劲。

他感到Eduardo貌似在他对面,于他异口同声的说了同一句话。
——————————
Edurado很快意识到他真的听不见了的事实。

这无疑只会让这场让他身心俱疲的旷日持久战无限期衍生而已,而他受够了。他只想远离这场该死的官司,远离这些让他痛苦的根源。

这件事会是一个缓冲的契机,他豁然想到。

他又重新坐下,对面的律师挑着一边的眉毛对他说了些什么,虽然听不到但他能感觉的到他的语气不善,在向他递出一个困惑的眼神之后,大家又重新做好,而他碰了碰他律师的胳膊。

她用带着询问的眼神望向他。他开始在草稿纸上写字。

我刚刚发现我可能失去了我的听觉。

“抱歉,Mr.Saverin,我觉得你不像是会来这种玩笑的人,为什么你坚持要用手写出来?您是考虑到什么原因才选择开这种玩笑吗?”

Eduardo吃力的辨认着她的口型,猜想她到底在说什么。

不,我真的失去了听觉,刚刚那个律师说了什么?

他不清楚他的律师感叹了一句什么,但他多半能想象到那可能会是一句“On!Jesus!”

我想要暂停听证会。

“当然,Mr.Saverin,您现在理应受到治疗!”

不不,你不懂我的意思,我希望可以和对方达成一致,但我不希望这件事再被任何人知道!

“我不懂您这么做的理由,现在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延长听证会的时间,先让您接受治疗吗?”

不,不……我,我只是想要暂停。

他的律师抬头严肃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她终于拿过纸笔开始写字。

好吧,但是我觉得这件事依然有待商榷——

Eduardo没有再注意到后面,他只注意到余光里Mark突然从椅子里窜了出来。

天哪,别在发生任何事了!他想也不想的从椅子里跳起来。

“我要求暂时停止听证会。”

他注意到大家目光都转移到他们两身上。

Mark刚刚说了什么?
-------------------------------------------------
我的《From A to Z》终于到了,太激动了,今天晚上大概是要失眠(激动的流出眼泪)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