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雾霾

主要产粮(大概是那种冷到北极圈的西皮的粮(ಥ_ಥ) ,而且我写的还不咋滴的粮)
副业摸鱼(就是那种你带放大镜都找不着的透明鱼╮( •́ω•̀ )╭,估计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那种鱼)
总之小透明一个,要真点进来了。。。你也就这么将就着看看吧(。í _ ì。)
是一个喜好诡异的杂食动物。
不要怀疑。
轻微社恐,如果言语有所得罪,请无视我( ´・◡・`)

【TSN EM】Light My Lamp点亮我的灯(下)

点灯人EduardoX路灯Mark
灵感来自《小王子》中小王子到达的第五颗星球
私设和背景啥的繁多,请看最后解释
逻辑与OOC齐飞,反正我已经飘上天了
能弄出这种设定感觉自己也是泥石流中的一股浓硫酸
╮(╯▽╰)╭
------------------------------分界线-------------------------------------
这盏灯很特别,对于Eduardo来说。

头一次见面,他介绍自己的时候,就听见他用一锤定音的尖锐又带着点自以为事的可爱说“哦,那我就叫你wardo了,少点字母,省点蜡烛,你没意见吧。”

Eduardo想,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Mark后来的作为证实了他觉得他日后绝对会是个麻烦精的想法。

他喜欢在Eduardo来的时候向他问东问西,有的时候他抛出来的一些问题连Eduardo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当他沉溺于一些事物的时候,就算你叫他熄灯他都不会理你。某次Eduardo不过是熄灯的时候没有注意,他就燃了整整一个晚上来思考答案,还好Eduardo来的比较早,不然Mark就会因为蜡油燃尽灰飞烟灭。

这是Eduardo头一次和Mark发脾气,也是头次对一盏灯发脾气,他的嗓门大到让邻区的Dustin都跑了过来一探究竟。事后Mark可算是学乖了,让Eduardo省心了——一段时间。

不过这也不错了,毕竟他是一盏名为Mark·Zuckerburg的灯,你不能要求更多了。

有的时候Eduardo经常在给灯们擦灯罩的时候想,这盏和其他的没什么不同的灯有什么好稀罕的?明明没什么差别,可想来想去,想破了脑袋,最叫他在意的还是这盏灯。

喜欢他灯罩里冰蓝色的火焰随着他的声音跳动时蹦溅出的火花。

喜欢他用wardo这个专属名称向他问东问西。

喜欢他灰色灯柱下花体字母显示出的名字。

喜欢他用硬邦邦的语气在Eduardo给他打扫干净之后似做不在意的道谢。

他脑袋里有一个地方刻着他觉得这个区唯一一盏可以属于他的灯的名字,Christy曾经驻足过,越来越多的不合适最终让它淡化最后消失了。而现在,这个地方刻着Mark的名字。

Eduardo其实想象过Mark幻化成人的情景,或许某天他会像Chirs那天一样,突然出现在街的那头,灯罩里的火焰会卷起灯柱的周身,当风停下的时候,奇迹就会发生,从他日夜呵护关照的一盏灯变成一个人。

Eduardo也想象过他的样子,他的头发可能会是棕色的,最好是卷卷的,看上去就会觉得摸上去很软很舒服那样。他的眼睛是和灯罩里的火焰一样的蓝色,看向他的时候会觉得里面事儿尖锐又不在意的瞳孔明亮清澈。当他想起某些重要的事的时候,那双眼睛又会迸发出和火焰一样蓝色的光芒。他的皮肤或许是苍白的,和他的唇色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的穿衣一定非常随意,但又日常,像个天天宅在宿舍的学生。

这些想法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鲜明,他在意和陪伴Mark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最后,某天,他们谈到关于各人的感情,每个人内心的归属,Chirs为了Dustin幻化成人这些事,而他们都在这些谈话里发现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他们就是彼此最好的陪伴。

Mark不出意料的答应了Eduardo的交往邀请。

第二天,Eduardo照常上班,当他点燃那冰蓝色火焰的那一刻,风暴突然和火焰交相辉映,卷起Mark的灯柱,却又刻意没有伤到Eduardo一分一毫。

灼热的感觉过去,Eduardo睁开眼,那盏他刚刚点亮的灯,正抬头看着他。

“Dustin说,这叫惊喜,那是什么?”Mark问。
-----------------------------分界线--------------------------------------
我想着我和我爸生日差这么多天,一定能写完的吧,就拖着没动,于是生日跑来码字的我就后悔的肠青了QAQ
祝自己生日快乐,希望甜文越来越多,坑里的人也越来越多~!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