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雾霾

主要产粮(大概是那种冷到北极圈的西皮的粮(ಥ_ಥ) ,而且我写的还不咋滴的粮)
副业摸鱼(就是那种你带放大镜都找不着的透明鱼╮( •́ω•̀ )╭,估计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那种鱼)
总之小透明一个,要真点进来了。。。你也就这么将就着看看吧(。í _ ì。)
是一个喜好诡异的杂食动物。
不要怀疑。
轻微社恐,如果言语有所得罪,请无视我( ´・◡・`)

【杰幸】沉湎海底(上)

梗有借鉴,部分片段有借鉴
塞壬杰X普通人(前期)幸
全员有(部分)
私设佣兵和幸运儿是竹马好友,佣兵轻微单箭头
OOC预警。
中长篇可能会坑,略略略,你跳不跳啊
-----------------------------------
幸运儿一家在暑假开头搬到这里。

萨贝达夫妇自然也带着他们的儿子来了,比他们晚了两三天,现在大概在收拾东西。

欧利蒂丝的海夏天很美。

海风吹在幸运儿的脸上,波光粼粼的海面让他不由自主的眯着眼。

太耀眼了,这片海。

他隐约觉得有歌声穿过来,温柔的,充满磁性的;可当他凝神去听的时候,那歌声又不真切了。

或许是错觉吧。他踏着干净的白沙,似是不舍的,又转过头来看着那片海。

只有空旷的海面和矗立着的几座礁石。

或许是错觉。

他在白沙上留下一串印记,向高处走去,向回家的方向。

海浪小幅度的翻滚着卷起浪花,冲刷掉他的脚印。

有人——不,或许不该称为“人”。

他从礁石后一跃而起,巨大的鱼尾卷起海水,熟练的坐在了一块礁石上,正朝着着少年远去的背影。他巨大的鱼尾在黄昏的映照下仿佛北方天空的极光,和他祖母绿的瞳孔相呼应。

他露出笑来,又摆动了一下鱼尾,跃进了水面,没有溅起一丝水花。

海面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了无生气。

……

幸运儿走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了,他匆匆踏进家门,正看到奈布稍稍有些烦躁的在客厅踱步,颇有些小大人的风范。

“奈布。”他冲着好友唤了一声,看着他抬起头就露出笑来。

好友面上的不安消散了几分,也就放松的对他露出笑,回答似的对他点点头“嗯。”

……

晚饭是在幸运儿家里准备的,正好还了假期前萨贝达家丰盛的送行宴。

他们甚至还邀请了住地离他们不远处的贝克一家,上帝保佑,他们一家子也都是善良人。

幸运儿看着贝克家的小女儿,那个名叫丽萨的小姑娘,一直躲在一个自称克利切的男孩子身后,禁不住就凑到奈布身边和他咬耳朵:“这个场景莫名熟悉啊。”奈布没说话,只是笑着看他,看的幸运儿有点后悔怎么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过了一会,不知道那俩小孩儿又受了什么刺激,幸运儿和奈布又瞧见克利切拉着丽萨的手,压低着声音坚定的说“丽萨不怕,克利切会保护你的!”换来里奥拍了克利切的后脑勺“行了你个臭小子,我的小天使还要你护着吗?”克利切对里奥做了个鬼脸“克利切要偷走里奥的小天使~”里奥气笑了,健步追上去“回来你个臭小子!”

幸运儿又凑到奈布耳朵前面“这两小孩儿对话也莫名熟悉啊。”然后他就看到他这位不善言辞的竹马红了耳朵。扳回一局,他幼稚的笑开了花。

……

晚餐很快就结束了,里奥一家走后不久,萨贝达一家也表示要告辞,幸运儿的父母要迎上去送他们一段路,幸运儿就和奈布告了别。

他飞快的踏上楼梯冲进自己的房间,对着还没走远的奈布挥手,他们约好明天就去海边玩。

出乎自己意料的,今夜幸运儿并未失眠。

可惜天宫不作美,第二天是雨天。

他蜷缩的坐着,看着暴雨洗刷着他房里那扇巨大的窗户,他就坐在那玻璃窗底下的台子上。

雨水模糊了远处的景致,他却放下眼镜,透过玻璃上纵横的雨隙去看那片隐约可见的海。

一直到幸运儿的母亲上来敲门让他吃午饭,一家人才发现他们的宝贝儿子不见了。

……

他可能走错了路,幸运儿意识到这一点时,他已经沿着和那片沙滩比起来高一些的矮崖走了一路。

他有些脱力了,这种时候举着伞也没什么意义,还好没有什么风,不然就不只是饥肠辘辘了,他还可能会冻的打哆嗦。幸运儿坐在一处矮崖上胡思乱想。

如果他只有7厘米大小,他说不定会觉得这里是一座悬崖。他比划了一会儿撑出脑袋,看着这块突出的矮崖下的水面,如果他伸出手,应该是正好可以碰到水面的吧……他鬼使神差的撑出半边身子,浑浊的海水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隐隐约约,看的并不真切。

突然,有大风刮过来,海水被拍打着冲向矮崖,将毫无防备的他卷了下去。

他掉进了海里。

……

“这次就放你一马吧,我亲爱的小玫瑰~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同我步入大海。”

……

幸运儿醒过来的时候正是凌晨,他拿过床柜上的眼镜才看清楚奈布正趴在他床沿边,似乎是睡着了。

他试图坐起来一些,却不小心碰到了奈布,他醒了。

“你……喝水吗?”奈布用了点时间来反应,然后才体贴的问。

幸运儿点了点头,他嗓子里一片干涩,有股海腥味儿挥之不去,让他几欲想吐。

奈布端过来一杯清水,抚着他的背,慢慢给他倒“你嗓子不行不能猛灌,得慢慢喝,不然会嗓子疼的。”就这么喝了几杯水,幸运儿总算觉得好了一些,他又一次试图坐起来,却被奈布制止了。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你先睡吧,不早了。”

也是奇怪,被提醒了以后,倦意就后知后觉的席卷而来,幸运儿几乎撑不住自己的眼皮子,就沉沉的坠入了梦境。

但他记得有人救了自己,那个人不是他的父母,也不是奈布。

他记得他有一双祖母绿的瞳孔,和海马一样半透明的耳朵。

他记得他温柔的托起自己,将他送到了柔软的白沙上。

他记得那个人叫他记住他的名字。

他叫——杰克。

                                               tbc
--------------------------------------
我其实挺懒的。。。明明大三角没更完就跑来交党费了。但我真的想开坑啊。我站杰幸的(摊)
本来是准备写完发,然后最近要准备会考,真写完不知道得多久,略略略,干脆就先放出来了。
希望可以添完。
是的,改了个名字233
不过应该没人会注意吧╮( •́ω•̀ )╭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