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雾霾

主要产粮(大概是那种冷到北极圈的西皮的粮(ಥ_ಥ) ,而且我写的还不咋滴的粮)
副业摸鱼(就是那种你带放大镜都找不着的透明鱼╮( •́ω•̀ )╭,估计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那种鱼)
总之小透明一个,要真点进来了。。。你也就这么将就着看看吧(。í _ ì。)
是一个喜好诡异的杂食动物。
不要怀疑。
轻微社恐,如果言语有所得罪,请无视我( ´・◡・`)

【杰佣幸】 逃出生天④

本文大三角,佣幸,杰佣,杰幸,不喜勿入。

最近事多,所以来不及写。而且真的不知道怎么写杰佣,嘤嘤嘤。(我jiao滴我写的杰佣貌似是aa哪种类型儿,而且还偏友情,像棋逢对手的那种心心相惜…emmmmm算了就酱吧╮( •́ω•̀ )╭)

依旧是两章一场游戏,希望我没有立flag,就酱
-----------------------------------
“特雷西被抓了!”艾米丽紧张的擦了一下汗,手上修机的动作并没有停。

这时,一只机械傀儡从边上跑过去,直奔被建筑物阻挡后显示出耀眼红光的地方。

“这是她提前放出的傀儡吗?”奈布显得颇为笨手笨脚的站在密码机边上,并不灵活的摆弄着键盘,时不时关照一眼还在翻箱子的幸运儿。

“太好了!”幸运儿突然出声,“看我翻到了什么!”他手里正举着特雷西小姐的遥控器。

……

两只傀儡悄悄走进机械师被绑的椅子,另人诧异的是,他们并没有发现红光。

“怎么……回事?”把自己救下来以后特雷西看着周围空荡荡的一片才看到这位监管者并未守尸,她一直操纵着傀儡自然发现不了这一点。

不知所以,她只好又操控着傀儡给自己治疗,她抬头看着另外一个傀儡道“快回去!这个监管者没有守尸!”可那个傀儡却没有反应。

被治好的特雷西对着它挥了挥手,傀儡依旧呆滞着站在那里。

“呼……已经回去了吗?”特雷西惴惴不安的藏好自己的傀儡,没有再管那个呆立在椅子边上的傀儡,向密码机跑去。

……

佣兵的呐喊声从右耳边上穿过来,几乎要炸裂耳膜。

“幸运儿!”

奈布见他已经抬起头,二话不说拉着他就跑。

左耳传来空气被划破的声响。

千钧一发。

这位新任监管者打了空刀,却也并不在意。他哼着小调,轻快的的追上去,回过头的幸运儿眼看着他的身影被雾霭吞噬化为虚无。

红光加快速度笼罩过来。

转角,奈布突然把他推进了一道隐蔽的缝隙,压低的声音被缺氧造成的喘气压的几乎听不清“快跑,去解密码!”

幸运儿看着奈布领着红光消失在狭小的视野里,他跑的腿软,冷汗黏在衣服上,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小频率的打哆嗦。一直等到胸口的红光消失,他才慢慢爬出来,他取下眼睛擦了把脸,才又站起来,绕着圣心医院的栅栏向反方向的密码机跑过去。

他双手交叉的握在一起祈祷:奈布先生,要小心啊。

……

或许上帝真的听到了幸运儿的祈祷,奈布已经坚持了180秒。

杰克又一次挥了空刀,他甩了甩脑袋,承认自己有点心浮气躁。

这个穿着雇佣兵衣服样式的家伙很聪明,他在他眼前藏跑了他的同伴,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另一个人跑到哪去了。

真是只能跑的老鼠。

奈布撑住墙发动了一次护腕的气囊,刀又一次挥空。

该死,甩不掉他。他擦了把汗,红光又笼罩上来。这家伙没那么好溜了,本来他计算好了这次加速以后应该可以甩掉他的,可惜了。

还剩两条密码,他又翻过一道窗。希望幸运儿他们没出什么意外。

才想到这里,奈布就发现胸口的紫光变弱了。怎么回事。他想着,一转头,红光以然走远。

遭了!

……

还剩一条密码,特雷西催促着幸运儿让他去找大门。

她看着幸运儿跑远,喘了口气,这该死的破机子应该只剩一点点了。

有心跳了。

解完……?还是……

“咣!”

灯亮了,机械师又一次倒地。

……

特雷西坐在椅子上,又惊又惧之下愤怒而又毫无意义的摔掉了手里的遥控器,医生跪倒在她的椅子边上,头上冒着星星。

她刚刚消耗完了她的傀儡,可并没有什么用,她只操纵着它跑到离她所在的地方一半都不到就没有了。

椅子的倒计时结束了。

她看着杰克抱起之前试图救她结果被一刀斩的艾米丽,崩溃的从喉咙里发出了尖叫。

……

幸运儿和佣兵在门口汇合。

“医生小姐她……!”佣兵止住了幸运儿的话头。“我去试试,如果不行你马上跑。”“但是……”“他很快,如果你也受伤了我会不知道怎么办的。”幸运儿抽噎着喘了口气“那我让傀儡和你一起去。”“好。”佣兵已经准备离开“奈布!”佣兵转过头“……你要小心。”“嗯。”他拉下帽檐对幸运儿露出笑,消失在了废墟后。

……

“该死,艾米丽!”杠了一刀的佣兵看着慌不择路的医生跑向空地,试图把监管者引到废墟里。

但这次的监管者移动速度那么快怎么可能来得及?

医生又一次倒地。

救不了了,佣兵躲在角落里愤怒的将拳头砸在了地上,之前被爪子擦伤的胳膊渗出一点血迹。傀儡站在他边上弯着腰在给他治疗。

佣兵只听到医生上天时惊惧的叫喊,随着她逐渐飞远声音慢慢消失,场地又一次寂静下来,只能听到乌鸦的鸣叫。

心跳声加快了。

佣兵干脆站起来,傀儡躲好时,红光正落在他面前。

监管者一手捏着帽檐弯下腰来做了一套脱帽礼“你好。”奈布活动了一下手臂“嗯。”

他们同时开始行动。

佣兵的护腕又救了他一次。他和那些铁爪子擦肩而过,他听见监管者咂了咂嘴。他知道自己甩不了他多远,这附近也没有可供躲藏的地点,只能通过零散的几道破墙加速冲刺来拉开距离。

一个拐角过去,佣兵居然眼熟的看见了一个地窖刷新点。

杰克也看见了。

两人都开始加速起来,奈布飞略过一道窗,加速冲向地窖旁边的墙,可杰克却不知什么时候绕道到了佣兵前面的路上!他举起了手,眼里有红光。

遭了,奈布皱起眉头。

咣当一声。

佣兵却没有感到疼。

一个傀儡倒在地上,头冒星星。

是幸运儿。

佣兵来不及去考虑其他,只能冲着月亮门的方向喝道“幸运儿!快跑!”

几秒过后,最后一名求生者的提示终于来了,乌鸦也笼罩上来。可杰克来不及了,佣兵就站在地窖边上。

沉默半响。

“我是杰克。”监管者再一次推褪下帽子,颇为优雅的对最后一名求生者行了个礼。“奈布,奈布·萨贝达。”佣兵站在地窖口,礼貌性的回答道。

“我得承认,你是个非常难抓的求生者。”杰克评价似的说,面具下的脸罕见的提起了嘴角。“你也很难躲。”佣兵挑起眉头,颇为爽快的承认道“如果不是幸运儿的傀儡,我可能就躲不过去了。”

“幸运儿……是被你藏起来的那个男孩儿吗?”杰克问“是的。”佣兵的回答不自觉的有点僵硬。

有趣。杰克心想。

“那么……下次再见。”佣兵跳进了敞开的地窖大门。

“再见。”杰克看着他消失在地窖里,耸了耸肩,转身向着大雾弥漫的深处走去。
--------------------------------------
感觉自己为了两章一场游戏这点flag不破肝爆了字数啊。。。不过也可能是段落分的比较开2333333

啊哈哈哈哈哈下一章杰克就要遇见我幸运儿小天使啦~~~~开森

(下一章会不会坑的不出来开啦?不会,滚。(。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