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雾霾

主要产粮(大概是那种冷到北极圈的西皮的粮(ಥ_ಥ) ,而且我写的还不咋滴的粮)
副业摸鱼(就是那种你带放大镜都找不着的透明鱼╮( •́ω•̀ )╭,估计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那种鱼)
总之小透明一个,要真点进来了。。。你也就这么将就着看看吧(。í _ ì。)
是一个喜好诡异的杂食动物。
不要怀疑。
轻微社恐,如果言语有所得罪,请无视我( ´・◡・`)

【TSN EM】与你相遇

为什么我想说“我又回来啦!”?一定是我的错觉。

又一次写自己的生贺,当然是给我亲爱的幽灵船。

咱幽灵船女孩,永远不认输,嗯。

未来高科技世界AU

世界线诡异,ooc遍地。

如果你不在乎的话。。。那就接着看。。。吧?
(我只想剔除其他任何因素单纯让他两从头到尾都待一块儿,不信它还虐)
------------------------------------
无论时代如何发展,也关不住人们的八卦之心,他们喜欢谈论,以前就喜欢,到了现在依然喜欢。

他们喜欢带着羡慕或者嫉妒的语气,谈论Fackbook的缔造者半路辍学的勇气,谈论他幸运女神眷顾过似的顺利发展的事业和他与他后来的伴侣在虚拟项目检测中心创造得小世界里完成的壮举。

“他只消动动手指就能引起改变!”人们赞叹。

而Eduardo对于这种评论并不苟同。

至少他不觉得Mark是靠着所谓运气才获得了现在的一切,人们总是肤浅的看着成功者光辉灿烂的那一面,用臆想出的轻松自如去描绘他们的生活,却不去想想他们的努力。

Eduardo依然清楚的记得初见Mark和之后与他度过的他缔造传奇的那些天。
……

Mark坐在笼子里的第……不知多少天的一天。

他透过笼子的间隙面无表情的看着笼外的黑暗地界里出现了一团光。

【观察员正在进行神经链接】

【匹配成功】

光晕越来越大,逐渐拉长,显出人型。

一个瘦高的男人从光圈里踏出来。

【祝你们相处愉快】

Mark收回了目光,重新看向手里的显示屏。

男人有些拘束的四处看了看,回头就发现了除了黑暗以外视线唯一可及的东西。

一座巨大的--像鸟笼似的笼子。

笼顶上连着一盏简朴的灯,被细线静静的吊在接近笼子中央的地方。笼子里侧的边上居然还挂着一把剑,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似乎是一把佩剑。佩剑的正下方是一个如同摆设似的窗户,还煞有其事的安着窗帘。窗帘被主人不甚在意的随意卷在一边,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左边的窗帘底下是一个小冰箱,插电线连在地上,也不知是真是假。小冰箱再往右是一个略高些的柜子,似乎是衣柜。右边的窗帘搭在书桌上,那书桌不长,只横跨了笼子四分之一的边,桌面上只有抽纸,一摞书和一台电脑,倒是电脑旁边成堆的空易拉罐破坏了它的干净整洁,似乎主人根本看不到桌子下方空空如也的垃圾桶。椅子被孤零零落在了离桌子老远的地方,接近笼子里的一张床,床也是简单的白底床单配深蓝色被子。

床上正盘腿坐着一个人。

他正对着男人坐着,却只专注的盯着手里的笔记本,屏幕上幽幽的光照亮了他的脸,一头棕色的卷毛随着手臂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的动作微微抖动,一双蓝色的眼睛亮的反光,嘴唇抿着,神情专注。

“额……”男人迟疑着准备开口。

坐在床上的人突然大幅度的敲了一下回车键,宣告了工作的暂时性结束,手臂收回时熟练的抄起了放在电脑旁边的一罐红牛。

“你是Eduardo·Saverin。”他拿着那罐红牛举到嘴边,毫不迟疑的称述道。

“额……是的,我是Eduardo,我会是你接下来几天的调查员,你……”

“我知道,除了基本信息以外我想你需要知道一些事。”他并不停顿,用绝对超速了的语速继续说下去“我知道你肯定已经查过我的名字了,你可以叫我Mark。在这里你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提,我会代替你发给外边的观察员,你的基本生活用品在你左边往后的位置,你要是需要我可以给你建几个墙做隔离用。如果有什么损坏那就是上一个调查员的问题,他打游戏的时候输了,好像把啤酒洒床单上了。我工作的时候请不要问我问题,我可能不会回答你,也请你不要问什么和我这个领域内相关的问题,上上个企图和我争辩和计算机编程问题的调查员据说已经被气走了,虽然我不明白他有什么好气的。以上是我现在想到的全部,如果以后再想起什么我会补充,你有什么异议也可以直接提,虽然我不会改。另外我决定叫你wardo,你觉得可以吗?”

Eduardo楞了一小会儿,Mark也没有说话,他只是抬着头等待Eduardo的回答。

半响,这位新任调查员的嘴唇动了动,模糊成了一句“好。”

……

那已经成为了半个月前不到的事,而这十几天,他们的相处模式已经变成了:

“够了Mark,”Eduardo想去扯Mark的袖子,碍于笼子的阻拦并没有成功“你说过这一行打完就睡觉的。”

“我还在打这一行。”Mark睁眼说瞎话,甚至懒得掩饰他又打下了一个回车键的事实。

“你这样会猝死在街头的。”

“反正我也不会出去。”

“那不是你总是大半夜不睡觉的理由。”

“我找不到理由睡觉。”

Eduardo叹了口气,又一次对Mark强调道“够了Mark,虽然公司需要你们这样的程序猿完成工作,但不是要你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来完成它,没有这个必要的,好吗?”

“我没有觉得我牺牲了……”

Eduardo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我会担心的。”他看着Mark朗声道“我作为你的调查员有义务监督员工的休息状况,鉴于你现在严重缺少睡眠,我觉得你需要休息。”

Mark那双蓝色的眼睛注视着Eduardo,让Eduardo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他又试图解释一般的说“今天已经很晚了,你可以明天再完成它的。”

Mark沉默了一会儿,耸耸肩关上了电脑。走到床边,把自己摔在了上面,背对着Eduardo。

Eduardo喘了口气,走到了自己的房间--也不能说是房间,只是几道墙,甚至都不需要顶,Eduardo只拜托Mark把卫生间之类的地方筑了墙,他的床倒是并没有被他要求和公共空间做什么隔离,床和柜子一并靠着墙,显得干净利落一丝不苟,就和他这个人一样。

躺下来Eduardo以后静静的看向Mark的方向,那些栅栏将他的目光悉数遮挡,让昏昏欲睡的他几乎看不清的Mark背影。

无法理解。

Eduardo打了个哈切,润湿了眼眶。他不知道Mark日夜兼程捣鼓的那些代码到底有什么用,有什么比吃饭睡觉还要重要。

但是他专注和谈论那些构想的语气让人忍不住就充满了好奇。

他翻过身,决定找Mark好好聊聊,关于他的计划,和他准备创造出的世界。

……

Eduardo来到虚拟空间的第3个月。

“怎么样?”Mark转过头看着他。

他面前的电脑上正呈现着Mark日夜兼程完成的成果,每一段代码都是一颗灵光乍现后造成的石子,铺成了一条通向未来的路。

Mark未等Eduardo回答就说“我们会创造一个新世界,wardo。”

而Eduardo已经不用再说其他褒奖的话“是的,Mark,”他只是接到“你会成功的。” 他冲着Mark微笑着,抬起了手里的啤酒,Mark和他碰了下杯--几天前Mark就又给他的笼子加了个门,方便Eduardo进来检查进度,不过他总是后悔于这样也导致了Eduardo更容易制止他的熬夜行为和限制他的饮食习惯了,不过话是这么说,他并没有对此做出什么实际上的行动。

酒过三巡,两个人都有点上头,Mark歪在他的电脑椅里看着Eduardo脚边的空地,而Eduardo则看着他发呆,电脑上正放映着一部他们随机挑选的电影,热热闹闹的声响透过屏幕挤满空气。

“wardo……”Mark突然问道“你为什么会看上这个项目?”

“……嗯”Eduardo没有急于回答,酒精麻痹了他的大脑,让他几乎没有反应过来Mark说了什么。

“额……”他斟酌着用词“我其实对这些事并不了解……你知道,我只是单纯想投资一个项目,就像我家人教导我的那样……”他看着Mark抿起的嘴“而你的项目……一开始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之前那些调查员的评价。”他对Mark眨了眨眼睛“你有看过他们对你的评价吗?”Mark挑起了眉毛“好吧。”Eduardo似乎是被他的行为逗笑了“好吧,我知道你不会在意的。”

“他们都没有对你的设想做出任何负面的评论,你知道吗?”Eduardo看着他笑“他们只说你难以相处。”他勾起嘴角“当然还有一些对你性格的其他评论,我就不说了。”Mark耸耸肩,并不在意的说“无妨,有人还在走之前骂过我说我是个混蛋。”

“哈哈哈……”Eduardo大笑起来,“我觉得他说的挺对的,你就是挺混蛋的,你知道吗。”

“是她。”Mark纠正“我和她还发展了一段超过投资人和创造者的关系……”他看着突然凑过来满脸好奇的Eduardo“她最后气的差点拿所有能够到的东西砸我,你知道吗。”

Eduardo笑的岔气。

“所以我后来就改了这地儿的程序,把它变成了这样。”Mark环顾四周“挺成功的,我觉得的。”

“可我还是进来了。”Eduardo笑道,Mark回头看他“怎么,你想我把门去了吗。”Eduardo更大声的笑起来“不不不,我还不想被驱逐出境呢。”

“麻烦你了,老妈子。”Mark对他举起了啤酒瓶,他们又碰了一下,笑声渐渐小了。

“好吧……你知道,这还挺让人好奇的。”Mark后知后觉的意识到Eduardo在接之前的话,于是他又转回身来,看着仰头撑坐在床上的Eduardo“于是我就提交了申请。”他又笑起来“那个提交员在看了我的申请单以后和我确认了好几遍。他还提醒我这个项目的创造者不是个好接触的人。”

“我猜你一来也就发现了吧。”Mark又转回身去。

“是的。”Eduardo举起酒瓶灌了一口“你几乎把我吓着了。”他想到此处,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你知道我是真的头次碰到想像你这样的人。”他看向Mark的背影“你一直这样吗?”Mark转过头颇为无辜的对他眨眨眼。

“好吧,好吧。”他彻底摊下来,还对着笼子顶举着见底的酒瓶“哈,你该感谢我没被你给吓跑了。”

Mark没有动作。

Eduardo几乎睁不开眼睛,但他还是听见了Mark小声的像是嘟哝的道谢“谢谢你,wardo。”

“这有什么,”Eduardo闭着眼睛,但还在微笑“我们是朋友嘛。”

那一晚谁都没有提起将要到来的离别--项目一旦完成,这种虚拟的创造环境就不在必要了,他们会被唤醒,回到真实的世界,去完成真正的创造,而他们醒来以后也不一定会再见,因为作为投资者的检查员来到虚拟世界与创造者接触只是为了确认他们是否真的可以合作,他们甚至没有彼此真实的住址,想要获得此类信息的动作也是会被禁止的,作为一种对双方的保护方式。

Mark的项目在现实时间内已经被弃置了快半年,如果再找不到投资者,创业的希望就非常渺茫了。

如果不是Eduardo提出了申请表,项目就会因为没有各方面支持而全盘崩溃。

而现在,项目即将快完工。

……

“完成了。”Mark说。

“什么?”Eduardo正填写着笔记本表格,几乎没有反应过来。

“我完成了。”Mark重复道。

Eduardo停止了动作,转过头来看他。

【检测到项目以完成】

【通知:因为项目以达到弃置时间标准在完成后将会立即进行传送】

【即将进行神经唤醒】

【倒计时,一分钟】

“wardo!”Mark站了起来“记得登录。”“什么?”“我直接给你创建了一个号,记得登录。”他走到Eduardo面前“号码是你来到这里的日期。”他看着他“一定要登录。”Eduardo没有说话,只是拉住了他的手臂“我会在那里等你。”

“我们会再见面。”

“会,一定会。”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

“我有点舍不得这里。”

“我可还比你多待了快一年呢。”Mark难得笑了。

【10,9,8……】

“等到你的工程开始对外,我一定是第一个登录的人。”Eduardo也笑了,Mark反握上Eduardo的胳膊“好,我等着。”

【4,3,2,1】

【倒计时结束,开始进行精神唤醒】

“再见。”他们面对面看着,都露出笑容。

……

一年以后,工程正式完成全部工作,即将投入使用。

开始服务运行后服务器瞬时引起轰动,它的创造者一举获得成功。

……

“所以说,你后来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地址的?”多年以后,早就结为连理的两人坐在沙发上--真实世界的沙发上--,Eduardo看着Mark突然问。

“……别的做不到,入侵一下自己的程序还是可以的。”Mark抬头无辜的看着他“我只是在你登录的时候‘检查’了一下你的地址。”

“好吧。”Eduardo抬手揉了揉他的卷毛“我早该想到。”

“其实没有什么差别。”Mark又看回到电视上“就算不能查,我们还是会碰见的。”

Eduardo笑了“对,我们一定会遇见的。”

END
----------
我觉得我最近看到了好多好多刀子233。其实一开始写的时候没有想很多,单纯想写糖,然后发觉越写越长,而且好多设定补不上,就有点放弃,最后生日这一天才终于补完了2333后面就比较仓促了,大概以后会改一改。不过写文这种事也是需要积累嘛~容我去看看会写文的太太们,再膜拜膜拜再说。

祝自己生日快乐~也(依旧是)希望坑里人越来越多~

就酱。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