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雾霾

主要产粮(大概是那种冷到北极圈的西皮的粮(ಥ_ಥ) ,而且我写的还不咋滴的粮)
副业摸鱼(就是那种你带放大镜都找不着的透明鱼╮( •́ω•̀ )╭,估计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那种鱼)
总之小透明一个,要真点进来了。。。你也就这么将就着看看吧(。í _ ì。)
是一个喜好诡异的杂食动物。
不要怀疑。
轻微社恐,如果言语有所得罪,请无视我( ´・◡・`)

【TSN EM】 Gifts From The Curse 03

推开一扇拥有着雕花与金边装饰的大门,Eduardo发誓他在空气中闻到了久违的奶油味,大厅里的景象犹如风卷残云过后的荒地,桌子上堆积着用过的碟子和碗,大厅上悬挂着零落的标语,依稀能看到用彩色蜡笔写下的单词“快乐”、“岁”等等,Eduardo猜想这个大厅可能刚刚被用来举办过一场生日派对。乱糟糟的一团却又莫名温暖。

一种来自家庭感的温暖。

“啧。”Mark皱紧眉头,非常熟练的穿过着一片狼藉,跟在他后面的Eduardo听到了几声微不可闻的抱怨,然后被他引到大厅正中的桌子前,对着一个有着镀金花纹雕刻装饰的每个台里还插着半截蜡烛的三头烛台说道“Chirs,让Dustin别装睡了,你们要我救得人来了。”

“他不是睡着了,他是醉死了。”Eduardo惊恐的看着那个烛台发出了一声人性化的叹息,用它最左边的一个烛台戳了戳倒在它旁边的一只台钟,而那只台钟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以及“Chirs你再让我睡会儿~”的嘟哝。

......

Eduardo觉得他可能看见了假家具。

Mark对着那只睡得昏天黑地的台钟抬起了一边眉毛(不要问我怎么看到的),低下头凑近它,张开了嘴。

“轰——!”

“啊——!!!”Dustin被吓得跳起来,一阵来自他摆钟处的闹铃声随机淹没了他的尖叫,Eduardo感觉天花板都要被它的音量掀起来了。

Mark把台钟拎起来,将它高高悬空在天上,阴沉沉的说“再叫我就松开。”闹钟声立刻停止了。

Chirs叹了口气“行了Mark,把他放下来吧,你也不是不知道,Dustin一紧张就喜欢喝东西。不过这次真是失策,我居然没看见他把酒当成饮料了。”

Mark从鼻子里哼出气音,把它放下来“我觉得他根本就是被你禁酒禁馋了这次想喝个够。”

Eduardo一脸风中凌乱。

......

Dustin打着酒嗝站到Chirs旁边,木头做的手臂向摆钟上面的表盘下方擦了擦,头顶上的盖子不时有气泡飘出来,炸开在空气里放出一股浓郁的葡萄酒味。

“嗝......呃......你们不让我......嗝......睡个好觉,嗝......叫我起来干嘛......嗝......呃?”

Chirs嫌弃的往旁边让了让,转过头对着Eduardo说“抱歉,他酒一喝多了就会这样。”

“呃......没事,它这样还蛮可爱的,哈哈。”

“是‘他’,”一直沉默的Mark突然开口“他们都是我的朋友。”Mark转过头认真的说。

Eduardo被他突然盯住,不免吓了一跳。他缓了缓,看着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同样认真的回道“抱歉,我下次会注意的。”

Mark撇了撇嘴耸耸肩“虽然我宁可不认识他们,特别是Dustin。”

“嗨,伙计!你怎么能这样!头次见面就抹黑我?!嗯?!”Dustin挥了挥他的小拳头。

Eduardo突然不免就笑了起来。他觉得教会的话都是骗人的,谁说科俄斯人是黑暗疯狂而不可理喻的?

他明明看到了他们和他一样拥有感情。

TBC
--------------------------我是分割线----------------------------------
讲真我觉得Mark和电影里的OOC了,但是Mark表现的如此在意朋友是为了之后的剧情,简单来说就是花朵到来前小马就因为某些事明白的对身边的人要珍惜了。。。之前还是个恶劣的娃╮(╯▽╰)╭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