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雾霾

主要产粮(大概是那种冷到北极圈的西皮的粮(ಥ_ಥ) ,而且我写的还不咋滴的粮)
副业摸鱼(就是那种你带放大镜都找不着的透明鱼╮( •́ω•̀ )╭,估计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那种鱼)
总之小透明一个,要真点进来了。。。你也就这么将就着看看吧(。í _ ì。)
是一个喜好诡异的杂食动物。
不要怀疑。
轻微社恐,如果言语有所得罪,请无视我( ´・◡・`)

【TSN EM】 Gifts From The Curse 01

Eduardo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左肩上那道被撕咬开的伤口好像已经处理过了,但他还是能感觉的到伤口旁的肌肉在微微抽搐,同时他全身也在刚刚那场对阵魔兽的惨胜后脱力了。

星星点点的光芒在深蓝色的绸布上闪烁着,Eduardo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安静的看过夜空了,它依然如同他孩提时的记忆里一样美丽,他几乎能回忆起母亲温柔的絮语,兄弟姐妹的欢笑和父亲严厉中带着慈爱的面孔。

第五骑士团团长的职责使他年年月月疲于对黑暗大陆的征战,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他的家人,唯一的联系来自于几个月都不一定收的到回音的信件。

在光明大陆上,经过千年的改变,旧的皇权制度已经被现在的教会替代,成为其新的统治阶级,而统治者现在定下的目标,就是向比其自身地域大了不止一倍的海岸对面的黑暗大陆扩张。

黑暗大陆的人们对此毫无反应,这片大陆千年过去依然没有人想过要当个统治者玩玩儿,各个地域自成一派,不需要抢别人的,别人也不会来找麻烦。骑士团的进攻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你们非要打过来就打,爱打哪打哪,别往我这儿打就行。非要打我这儿,那也随便,我们也不怕你。对于地形了解的优势和对魔法的应用使他们对打仗这种事无所畏惧。

教会为了统治,严格限制了普通人对于魔法的使用,没有人会研究和战争有关的咒语,因为不想惹麻烦,除了骑士团的武器和防具可以受到魔法加成以外,只有教会的神职人员可以接触到这种魔法,并使用它们。

但那帮统治者却只敢躲在教堂里侃侃而谈。Eduardo气恼的将握着拳的手捶在地上。只要有一个会魔法的人过来,骑士团也不会打的那么窝囊。

这片地域上,除了人人都会魔法外,也有荒无人烟的地方,但那不意味着安全,相反,这里的森林和沼泽地等地方也有着让人恐惧的生物。而对于魔兽毫无办法的骑士们只能拿着他们的剑挥挥砍砍。而这一次,他们就遭遇了狼群的袭击......虽然胜利的打败了它们,但他们付出的代价同时也是惨烈的。

Eduardo记得他在昏迷前曾拖他血流不止的胳膊领着剩下的士兵们在这片他们不熟悉的森林中寻找帮助,无论谁都好,只要能让他们活下来,那一切都可以从新来过。最后,剩下的人们停止在森林深处的一栋巨大的城堡外,Eduardo的记忆终止于他颤巍巍的敲了敲那扇紧闭的大门那里,随后而来的黑暗使他沉迷在久违的安眠里。

“醒了,就起来。”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刻板而又包含着许些不耐烦,声调嘶哑的几乎让人心疼。Eduardo被吓了一跳,他条件反射的跳起来,向剑鞘探去,却发现他们团的大部分武器都堆放在一起,摆在他面前的空地上,他躺着的地方,正是他之前发现的那个城堡内的花园。那个声音的主人,正站在城堡下月光照不到的阴影里,突兀而神秘。

Eduardo尴尬的站起来,迟疑了一下,对着那团模糊的阴影问道“是你帮助了我们吗?”“如果不是因为Dustin吵的我头疼,我才不会多管闲事。”语调里的不耐烦变本加厉,“额......谢谢你,但是,为什么你非要站在阴影下?”一阵短暂的沉默“你会被吓到的。”Eduardo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不会的,难道你不想让我知道一下我自己的救命恩人长什么样子吗?”那团黑影迟疑了一下,慢慢走入有月光撒下的空地。

Eduardo眯着眼辨认着那团阴影的轮廓,他的体型颇为巨大,有着厚厚的黑色皮毛。他的尾巴和脖子上一圈鬃毛看起来很象狮子,但骨架和脸部的轮廓却与之迥异。他身材精瘦,不符合任何一种猫科动物的特性。他垂在身旁的爪子长而漆黑。Eduardo觉得他或许该感到恐惧。

那是一头野兽。

TBC

评论

热度(21)

  1. ryeong谷底雾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