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雾霾

主要产粮(大概是那种冷到北极圈的西皮的粮(ಥ_ಥ) ,而且我写的还不咋滴的粮)
副业摸鱼(就是那种你带放大镜都找不着的透明鱼╮( •́ω•̀ )╭,估计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那种鱼)
总之小透明一个,要真点进来了。。。你也就这么将就着看看吧(。í _ ì。)
是一个喜好诡异的杂食动物。
不要怀疑。
轻微社恐,如果言语有所得罪,请无视我( ´・◡・`)

【TSN EM】深海鱼的眼泪 短篇(中)

前几天居然发烧了,各种吃啥吐啥,(ಥ_ಥ)然后我就一直睡一直睡也就没更,想想看还好现在是高一啊,要是放在初三,我们班主任看我敢请两天假不得杀了我? 
---------------------我是作者大病初愈的分界线---------------------- Dustin见Chris睡着了,就看向坐在另一边的Eduardo和Mark“嗨,你们看!他居然就这么睡着了!”说着说着,他自己也迷迷糊糊的靠着沙发滑下来,闭上了眼睛。 

“......”Eduardo和Mark默默无言的看了对方一眼。 

等到他俩死拖硬拽的把这两个醉鬼搬到他们该躺的床位上,时间也不早了,Eduardo也该回寝室了。

“你知道吗,”临走前, Eduardo冲Mark眨眨那双暖粽色巧克力似的眸子“我觉得Chris说的蛮对的,你确实蛮像深海鱼的,在掉眼泪这方面。”“哦,是吗。”Mark挑起眉毛,冰蓝色的眼底浮现出一丝丝笑意“那你需要我以后要在宿舍里放点骨头吗,wardo?” Eduardo哑然失笑“哦,那可不要,我可不想下次为了回礼不得不满大街的找鱼粮。”

第二天Eduardo到宿舍找Mark的时候看见Chris正抱着双臂,靠着宿舍卫生间的门框在笑。

“发生了什么?”Eduardo问,Chris摇摇头“Dustin想要证明他像跳鼠是错的。”

“所以呢?”

“他想要通过让Mark会掉眼泪来证明我的评价都是错误的。”

“哦,天哪。”Eduardo也笑了“那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啊。”

“是啊。”Chris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居然想通过把洋葱汁泼到Mark眼睛里来刺激他流眼泪。”

“然后呢?”

“他还没来得及把洋葱汁泼出去,就揉到了自己眼睛里。你也是知道的,毕竟昨天都那么晚了,他又没有Mark那么能熬夜,所以他就一直在打哈欠,然后......” Eduardo已经开始大笑了,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他才又接着问到“那后来呢?他现在怎么了?”Chris对着卫生间的门撇撇嘴“他的眼睛红的就像一只兔子,一直在里面洗眼睛。”

等到Dustin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很久了,另外三个人见他出来了,一齐看向他。

“自作孽,不可活。”Mark冷漠的说。

Dustin气愤的眨着一双红通通的眼睛,咬牙切齿的跺跺脚“你们等着,我一定会证明Chris说的是错误的!”

接下来几天,Dustin想尽了一切办法来让Mark掉眼泪,他甚至趁着有一天Eduardo不在,拉着Chirs演戏,泪眼汪汪的对Mark说“Mark,Eduardo打电话来说他刚刚查出患上了晚期癌症......不,不Mark!别拿我的电脑键盘!我才刚刚打完的程序,我还没存档呢Mark!我错了,我错了!”......

总之呢,一句话总结,全部都以失败告终。

......

彼时他们也不曾知道,能这样嬉笑的时光还有多少。


TBC
-------------------我是作者抱头逃跑的分界线------------------------
啊,我对不起天,对不起主,对不起可爱的达达。感觉这章打完比上一次更对不起小天使了,抱歉啦~我没想到我居然还是分了中,本来觉得这次就能打完的,哎,不知道下我啥时候才有时间弄完了。╮(╯▽╰)╭我要去写作业啦,挥。
啊。。。发上来以后发觉把马总名字打错了。。。。。。简直,简直。。。。。。还好有小天使捉虫。。。。。。非常感谢。。。。。。哎,我这是脑癌晚期。。。。。。治不了了。。。。。。要哭简直。。。。。。当初我为啥要那么作的用英文。。。。。。要死要死。。。。。。

评论(7)

热度(16)

  1. ryeong谷底雾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