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雾霾

主要产粮(大概是那种冷到北极圈的西皮的粮(ಥ_ಥ) ,而且我写的还不咋滴的粮)
副业摸鱼(就是那种你带放大镜都找不着的透明鱼╮( •́ω•̀ )╭,估计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那种鱼)
总之小透明一个,要真点进来了。。。你也就这么将就着看看吧(。í _ ì。)
是一个喜好诡异的杂食动物。
不要怀疑。
轻微社恐,如果言语有所得罪,请无视我( ´・◡・`)

【AOS】医生也有生病的时候(铁三角,清水,短篇)

海饼干:

McCoy休息了一个班次,但是感觉更糟了。大概是因为前阵子一直在实验室里不吃不喝的研制疫苗,然后又是力劝瓦肯人种植疫苗,又是和医疗小组在全舰上到处做着消毒之类的事情,等真的意识到自己生病时,他才恍然大悟——哦,该死,我是不是忘记给自己注射疫苗了?!


 


“咳……咳……咳咳!”McCoy确定自己得了病毒性感冒,他的扁桃腺在发炎,并且伴随着低烧。不过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他的地球舰长以及那个看起来一定会因为疫苗和自己吵架的瓦肯大副。


 


 


 


说到打疫苗这件事情,Jim一直用Spock做攀伴儿。他不打,他也不打,以至于到最后他开始撒谎——我打过了,Bones!不过对于这次,McCoy似乎没有和他做过多的纠缠,Jim为此感到了一丝丝庆幸。


 


“舰长。”舰长椅上Jim的通讯器响了,是McCoy的官腔儿。


 


“怎么了,Bones?!”Jim尽量缓和自己有些颤抖的声音,因为上次McCoy问他有没有打疫苗时他差点前功尽弃。


 


“我想请个假。”McCoy为了掩盖因为喉咙痒痛而引起的咳嗽,便把脸埋进了枕头里,并把通讯器举起让它远离自己,“下个班次……没别的,我呃,我就想请个假,我想好好睡一觉。”他在联系Jim之前想了无数个谎言,可每个到最后都烂在了肚子里。


 


“嗯……请假!”在Jim眼里McCoy和Spock一样,总是喜欢连续值班,而且是没日没夜的那种,拦都拦不住。


 


“咳……嗯……”通讯器那头的McCoy终于憋着不让自己咳了出来,他的嗓子实在是太痒了。于是这种声音通过机器传达到Jim的耳朵里时,Jim听后差点从舰长椅上跳起来,“Jim?请假!请求批准?!”他的声音又软又无力,按往常如果Jim延迟回答或是不回答他的话,McCoy下一秒钟就是暴跳如雷,很可能直接从医疗湾杀到舰桥来看看进取号的舰长到底为什么反应迟钝或是没有反应,“Kirk舰长?”又是一声轻轻地呼唤。


 


“抱歉,没问题!这没问题,Bones!我让Mr.Spock安排下。”Jim愣了许久,这种声音的McCoy很少见,低沉、无力、温柔,没有一丝怒气,“Bones,你没事吗?”他以为McCoy在发泄自己,想想竟然觉得非常的辣,Jim在舰长椅上翘起了二郎腿并想让他和自己多说一会儿。


 


“不……”这次的咳嗽已经让McCoy不想说话了,低烧让他浑身难受,“还有,Jim,我能用下你的舰长舱吗?”


 


“什么?!”Jim以为自己听错了,带有一些震惊语气的单词在舰桥上其他人耳朵里却充满了怒气。


 


“不,你别误会。”McCoy也以为Jim生气了,可是只有舰长舱房才有条件供他物理降温,这该死的不公平制度,“Jim,我只是……”


 


“哦,不是不是。”Jim在舰长椅上又调整了下坐姿,还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那种声音真的不是在自慰吗,他的脑子已经开始遏制不住的胡思乱想,“用吧,那个……需要我帮你吗?!”


 


“不,不用了。”如果让Jim看见自己又是发烧又是扁桃腺发炎的样子,首先他会嘲笑自己一顿,然后这小子就会更明目张胆的不好好吃他配得营养餐,“我自己就可以。密码我也知道。”说完便挂上了,你别问为什么他会知道密码。


 


还好Jim没有听出来McCoy的不妥,他拿上干净的制服就离开了自己的舱房。McCoy特意经过医疗湾想去拿医疗用品,可到了那里就开始猛烈地咳嗽,咳得自己脸变得通红,当班的护士们听到声音立马看向门口的McCoy。


 


“刚才那是谁咳嗽的,竟然跑了!”McCoy背对他们调节着自己的呼吸,可有意思的是,他的声音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听起来没有任何震慑力,“那个,我是来说下一个班次我不当班。嗯。”说完便后悔自己死要面子。


 


McCoy曾不止一次的向Jim埋怨舰长的舱房简直好得过分,现在再来看看,仍然是好得过分。宽敞、亮堂,只是这小子将这里弄得太“James Kirk”了,和当年他们一起的宿舍没差别。于是,McCoy一边翻白眼一边给他收拾了一下“残局”。


 


“咳咳……我是来进行物理降温的,不是来给这个混蛋小子当老妈的!”McCoy咳嗽着将最后一件制服也给他放好。


 


“舰长,”Spock站在一旁看着仍旧翘着二郎腿的Jim,“医生是不是身体有些不适?”他刚才明明从通讯器里听到隐约的咳嗽声。


 


“不可能的,Mr.Spock。”Jim立马否决了自己的大副,“我和他认识那么久,都没见他生过病。”


 


Spock挑了挑眉没再说什么,然后回到了他的科学官位置上。


 


“咳咳……”换过第二次水让McCoy在浴缸里舒服地睡过了头,当他有意识时自己已经快要沉到水下,“咳咳……咳咳咳……”McCoy觉得生病这种东西能吃药就别打针,为了不让Jim和Spock知道这下可真是自找苦吃。


 


这小子虽然经常吃些不健康的食品,但是比起我,他的体格确实好了许多。泡了足够长的时间后他就裹着浴巾慢慢从浴室里出来,然后也不擦干净自己就倒在了Jim的床上。


 


“混蛋联邦!”McCoy再一次咒骂并抽出一条毯子给自己盖上,“当个舰长怎么连床都比别人的舒服,我迟早要投诉这不公平的待遇!”


 


 


 


Jim用通讯器联系了McCoy很多次但都没有得到回复,他没有想太多,而是象征性地喊了声“Mr.Spock”,和瓦肯人短暂对视下过后,就离开了舰桥。


 


这次去吃饭Jim没有看见蹲点的McCoy。虽然吃了一堆自己想吃的,可总是有一种食不甘味的感觉。他再一次联系了McCoy,这次终于接通了。


 


“Bones,你在哪里?!”Jim咽下一口汉堡。


 


“嗯,”McCoy朦朦胧胧地把通讯器放在自己的脸上,“Jim,我在……”他以为现下正身处自己的舱房。


 


“嗯?”Jim听着他的声音停下咀嚼汉堡,那种不带任何怒气的声音竟然有些可爱,“你在睡觉吗?” 


 


“是的,Jim。”McCoy刚说完就挂上了通讯器。 


 


Jim撇撇嘴。这点倒是一点都没有改变,冲得可以。边想边擦擦嘴,然后起身往自己的舱房方向走去。 


 


“哦我的上帝。”Jim走到门口时忽然就想起来,自己已经很多天没有好好收拾过舱房了,刚才McCoy懒得理自己肯定是因为这件事情,“完蛋了。”可等他絮叨着走进去之后,舱房内已经变得非常干净,而且床的方向还有一丝呼噜声。Jim猛地拉开毯子,却发现是半裸的McCoy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睡觉,他的头发看起来有些湿漉漉的,浴巾也已经无法好生的包裹住这位医生的屁股。 


 


“不,别拿走我的毯子,你这天杀的混蛋!”McCoy忽然挣扎道。


 


Jim听完浑身酥软,从尾椎处蹿上一股电流直逼自己的大脑,后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马上给McCoy盖好毯子,然后看着对方把自己蜷成一团。


 


“哦……这简直冷死了。”Jim以为McCoy醒了,于是又跑到电脑旁将温度调高一些。此时温暖的室温让吃饱的Jim也开始犯困,可舰长舱就一张床,他想都没想就将自己脱得只剩下条内裤然后躺在McCoy的身后。


 


 


 


睡了不知道多久,Jim被一个劲儿往自己怀里拱得McCoy弄醒了。


 


“舰长,已经到了下一个班次的时间,”Spock用通讯器联系Jim,“是否继续安排Dr.McCoy的班次?”


 


“Mr.Spock,”Jim轻轻抽回搂着McCoy腰部的那只手臂,转过头用气声说,“我觉得还是让他继续休息一个班次吧。” 


 


“Jim?”McCoy还是醒了,“咳咳咳……”扁桃腺已经发炎更严重了,剧烈的咳嗽让Jim和通讯器那头的Spock都有些吃惊,“抱歉……咳咳咳……离我远点,还有你在我的舱房干嘛?!为什么还不穿衣服?!”


 


在舰桥的Spock一脸不可思议的切断了通讯器并走进升降梯离开他的工作岗位。


 


“Bones,你在说什么呢!这里是舰长舱房!”已经被踹下床的Jim赶紧起身重新坐在床沿儿上,剧烈的咳嗽使得McCoy心烦意乱地捂着嘴不去看他,“还有,你怎么咳得这么严重,而且还在发烧!物理降温看起来也没有让你好起来。”


 


“咳咳……”McCoy打开Jim糊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抱歉,Jim,我想我得赶紧离开!”可刚说完他又缩进那条舒服的毯子里,“不行,我改变主意了。你这混蛋的床太舒服了,你去我的舱房吧。总之离我远点!”


 


“Bones,你应该去医疗湾!”


 


“Jim Boy,你应该闭嘴然后滚出舰长舱房!”这下Jim总算有点理解McCoy对付自己时的心情,他现在又气又想笑。


 


“舰长你必须得离病号远点!”Spock按照电脑的指示径直来到了Jim的舱房,“看来医生是病毒引起的扁桃腺发炎,以他现在的状况去医疗湾是最符合逻辑的。”瓦肯人挑着自己的眉毛,有神的眼睛熠熠闪光,那种表情让Jim看在眼里简直就是一种嘲讽。


 


“闭嘴,Spock!”McCoy已经懒得去看Spock知道自己生病后的那种瓦肯式嘲笑表情,“都出去!”


 


这种声音一点震慑力都没有,反而更像是嗔怪一般,犹如猫爪一样挠着Jim的心,他的脸有些红。


 


“舰长,”Spock微微侧了侧身子,“首先你应该穿上你的制服,其次你难道不知道如果你被传染的话会给全舰造成多大的后果,这会极大影响大家的工作效率,而且你并没有打疫苗!”这句话让背对他们的McCoy突然坐起身。


 


“咳咳咳……”McCoy边咳嗽边说,“我就说老是有一件事情忘记做,除了没有去给你配营养餐,原来是这件事情!咳咳……咳咳!”虽然医生的声音听起来带有满腔的愤怒,可实际效果却是软的让人觉得是在撒娇。


 


“别激动!”Jim马上套好自己的制服,并走到床边安抚McCoy的情绪,“Bones去医疗湾看下医生好吗?”


 


“该死的,我就是医生,看什么医生!我不看!”McCoy气呼呼地站起身重新围好潮湿的浴巾,然后没好气地接过Spock从复制机那里给他准备好的一杯温水,“算了,我回我自己的舱房睡觉。尖耳朵,你一会儿叫医疗小组来这里消下毒。”McCoy尽力压下自己的咳嗽,可等他一回头就被Spock用“瓦肯掐”掐晕了。


 


“Spock,你这是在干嘛?!”Jim看着打横抱起McCoy的瓦肯人,他赶紧给McCoy塞好浴巾,“你疯了吗?!”


 


“Jim,”大副抱起医生毫不费劲,Spock一本正经地看了看已经晕过去的McCoy又看了看Jim,“Leonard是不会听我们的劝说去医疗湾的。我这样做是最符合逻辑的。”


 


瓦肯人说得如此有道理,地球人附和地点了点头。


 


 


 


等McCoy醒来时,他正穿着病号服躺在生物床上。


 


“Spock,你的瓦肯脑子进水了吗!”McCoy马上坐起身,声音虽然沙哑但是扁桃腺已经舒服很多,Jim和Spock听到声音马上走进遮挡帘内看着病床上一脸怒气的McCoy。


 


“听起来你已经好了许多,Dr.McCoy。”Spock似乎故意让那个称呼听起来十分刺耳,“以及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让医疗小组去舰长的房间消毒。”


 


McCoy气地一句话都不想说。他现在既不想去看Spock那种对他来说得意洋洋的表情,也不去想看眼前一直看盯着自己看的Jim。


 


“Dr.McCoy,你感觉自己的臀部是否有不妥的痛感?!”Spock又问。


 


McCoy最终忍不了了,“尖耳朵地精,你哪来那么多废话?!”


 


“医生,你这样非常不礼貌。”Spock皱了一下眉头,看了看Jim,然后上前一步更靠近生物床,“鉴于今天医疗湾缺人,是我在被逼无奈且对我来说极不合逻辑的情况下给你注射的药物,我只是想确定你有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Spock,首先我有帮忙给Bones换病号服。”Jim急忙插嘴道,“其次本来是Chapel教我的,你自己非要上手!”


 


 “这简直不合逻辑!医疗湾居然让尖耳朵地精来当护士!”McCoy扯着嗓子低吼道。


 


 “舰长,你刚才亲口承认只是为了报医生以前给你打针的仇,Chapel护士才最终决定让我来!”Spock脱口而出。


 


“Jim,你真是幼稚的可以,还报仇!Spock,打针这种活儿应该让护士来而不是你!”


 


“你还说,Bones的那话儿长得还很标志。”


 


“肯定的。因为根据人类的身体结构和比例,我说得是事实!”


 


刚说完,遮挡帘内的三个人都变得尴尬起来。McCoy脸红的再次无法骂出任何脏话,Spock也开始耳朵泛绿,Jim虽然看起来更镇定些,可实际上他也已经有些脸红。


 


“Spock,你这又是在干嘛?”Jim惊呼。


 


“我记得这是你们人类可以缓解尴尬的办法之一,不是吗?”Spock的脸也开始泛着绿晕。


 


“不是!你应该这样做!”Jim拉开他。


 


“舰长,我必须指出你种行为简直就是粗鲁至极!”Spock看在眼里。


 


 


 


等Chapel拉开遮挡帘时就看见McCoy脸红的程度比早些时候抱过来的更为严重。


 


“Dr.McCoy,你还没退烧吗?”她有些担心。


 


“简直该死!”McCoy迅速躺下并用毯子盖住自己的整张脸,然后闷闷地说,“Chapel护士,麻烦你给这俩个间接亲吻的白痴注射我特制的瓦肯疫苗和抗过敏疫苗,免得被我传染耽误全舰的工作效率,这种罪过我担当不起!”


 


“是的,Dr.McCoy。”Chapel看着进取号上的舰长和大副以及首席医疗官似乎知道了什么。 


 


 


 


——THE END——




唉嘿嘿。电子杂志的文章终于可以PO上来了。


还是医生为主。嘤嘤嘤

评论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