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雾霾

主要产粮(大概是那种冷到北极圈的西皮的粮(ಥ_ಥ) ,而且我写的还不咋滴的粮)
副业摸鱼(就是那种你带放大镜都找不着的透明鱼╮( •́ω•̀ )╭,估计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那种鱼)
总之小透明一个,要真点进来了。。。你也就这么将就着看看吧(。í _ ì。)
是一个喜好诡异的杂食动物。
不要怀疑。
轻微社恐,如果言语有所得罪,请无视我( ´・◡・`)

【杰佣幸】逃出生天③

本文大三角,佣幸,杰佣,杰幸,不喜勿入。

朋友让我先写杰佣233她对杰佣着了迷简直,我大杰幸果然还是得压轴写,哼哼!

一边看喜欢的up玩儿第五一边码字,觉得自己非常瓜皮哈哈哈。

这章亲爱的杰克终于出来了,无比的有成就感略略略。(我会说他出现了50个字都不到吗?不会。(躺倒))感觉得赶紧把杰佣这场写完,不然我可能就要忘了我吃的是杰幸了(瑟瑟发抖)

这张是过度章哦,主要描述一下杰克,大家觉得无聊的话可以不看的,主线人物没啥交流。

依旧是两章一场游戏,希望我没有立flag,就酱
-----------------------------------
佣兵凝神瞧着远处缥缈的烟雾,又看了看正在修理密码机的幸运儿,微微松了一口气。

幸运儿撇见他看着自己,安慰的对他笑笑“真的没事,早就不疼了。”

那场游戏之后佣兵和幸运儿就经常一起行动,奈布总是紧张兮兮的在意着幸运儿背上的伤,他之后把幸运儿保护的很好,有时候幸运儿甚至都看不见监管者,奈布会在监管者发现他们之前就让幸运儿躲好。这几天的几盘游戏里他唯一一次离幸运儿超过十米远,是因为幸运儿叫他和前锋威廉一起去救那个律师弗莱迪·莱利,可惜那次他的运气似乎不太好,里奥根本就不管其他人在他面前怎么作妖,只顾着把弗雷迪送上天,终于,在弗雷迪故技重施试图翻板逃脱的时候被一刀打倒在地,最终坐着地下室的贵宾椅飞回了庄园。

那盘过后大家都开玩笑说以后弗莱迪在就不用怕里奥会追着他们跑了。

当然这都不重要。

这几天求生者们都开始聚在一起讨论似乎是最近新出现在庄园里的一位监管者。

这位监管者常常哼着小调,腰间别着一只掉着玫瑰花瓣的手杖,他似乎还能隐身。总之按照艾玛小姐神乎其神的描述里,这位新来的监管者无处不在(“我拆椅子的时候都没有看见他在哪!”艾玛撅着嘴气恼于自己的失误“额……孩子你拆椅子的时候真的会在意身边发生什么事了吗?”艾米丽问出了大家的心声),移动迅速(“他隐身的时候移动速度很快,但是如果翻板子的话貌似隐身的效果会消失。”艾玛努力回想试图掩盖她对拆椅子狂热态度的事实)。

“你有看清他长什么样吗?”冒险家库特皱着眉头问。

“没有,我根本不敢回头。”艾玛打了个哆嗦“还好这次有特雷西,我们开密码开的快,我真是凭着从箱子里找到的橄榄球才能勉强躲过他,我觉得他其实根本就没认真,好几次他能打到我的。”玛尔塔的拍拍艾玛的肩膀“没事,你已经做的很棒了。”艾米丽也坐在旁边温和的安慰她“至少我们都跑出来了。”

这个新情报意外的让奈布这几天都非常紧张,唯恐护不好幸运儿。

“嘶。”幸运儿轻呼一声,密码机里蹦出的电流瞬间打得他的双手失去了知觉。

奈布凑上前去,托住他的手“疼吗?”

幸运儿顺势拉住他“奈布,我没有那么弱的,你不要太担心我啦。”他看了看四周“这里不能留了,我刚刚触了电,如果把监管者引来就遭了,我们先从这里离开吧。”他拽着奈布,向破败的医院边缘跑,握着的手轻轻扣在一起。

奈布看着幸运儿坚定的背影,另一只手微微拉下连衣帽的边缘,漏出来一丝温和的笑意。

……

“啊!”特雷西惊恐的跌倒在地,手忙脚乱,一时间忘了爬起来。

杰克心情颇好的哼着小调,被改造过后带着铁爪的手指华丽的上下滑动了一次,摩擦间发出让人牙疼的声音。

“哎呀,不小心让这位小姐看到了我的脸呢。”他俯下身“看来我得开始认真了啊。”
(特雷西:什么玩意儿?面具也算脸吗???)
--------------------------------------
这章拖了好久,因为头次写三角不是太能写的出来╮( •́ω•̀ )╭

以及我觉得我好像又加进了什么邪教西皮我好方,大家厂律磕咩?不磕的话可以自行忽略略略略。希望没有戳雷点2333

这次写就有点放飞自我2333要是想要严谨版的可以自行忽视括号,我实在是太想自己吐槽一下了哈哈哈。

我都不好意思打杰佣的tag,还是下一章再打吧ᕕ•́ݓ•̀ᕗ

评论(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