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雾霾

主要产粮(大概是那种冷到北极圈的西皮的粮(ಥ_ಥ) ,而且我写的还不咋滴的粮)
副业摸鱼(就是那种你带放大镜都找不着的透明鱼╮( •́ω•̀ )╭,估计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那种鱼)
总之小透明一个,要真点进来了。。。你也就这么将就着看看吧(。í _ ì。)
是一个喜好诡异的杂食动物。
不要怀疑。
轻微社恐,如果言语有所得罪,请无视我( ´・◡・`)

【杰佣幸】逃出生天②

试图安利一波邪教

包含佣幸,杰佣,杰幸。

本章杰克还未出现,不占tag了

可能会像段子一样一点点写,基本两章一场游戏吧,希望我没有立flag

-----------------------------------
治疗完以后,佣兵开始带着幸运儿在场地里找密码机。

雾气裹挟后的寒意仿佛凝固在了空气里,到处都是一片雾茫茫的未知之处。

所幸密码机顶上闪烁的灯光还是如同灯塔般划破了沉重的雾角。

“额……奈布……?”

“嗯?”

“你……你不解密码吗?”幸运儿摆弄着密码机,时不时抬头紧张的看看远处,又转过头确认佣兵还在自己身边。

“没事。”佣兵走到他旁边“我不太喜欢密码机的声音,但我也不会走的,你专心解密码,我给你看着。”末了,又揉了揉幸运儿稻草般柔软的金头发。

解密码的过程还算顺利,幸运儿并没有触电,不多时,密码机就亮起了光,佣兵带着幸运儿跑了一段路,远离了那片场地。

找第二台密码机的时候他们遇到了正在拆椅子的园丁小姐。

“嗨,小伙子们。”园丁小心的压低了音量,但还是难掩语气中放松后的轻快。

“伍兹小姐。”幸运儿腼腆的朝她笑笑,而佣兵只是点了点头。

“我一开局就和玛尔塔离的挺近,汇合以后我们就看到你被那个监管者伤了,但我们都不知道你在哪,真是吓死我了!”少女激动的拉着他们往没破解的密码机那走“还好后来我们又看见你被救了,不然我们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对,我……开局的时候就在监管者附近,想跑的时候被打了。”幸运儿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睑。

“没事啦,你挺幸运的,佣兵先生不是去救你了嘛。”园丁拍拍他的肩膀,笑着看了一眼奈布。

“对了,你们也别急,我和玛尔塔已经解了三道密码机了,她说要去找你们,现在应该也快回来了。”

园丁和幸运儿摆弄着最后的密码机,奈布在边上看了良久,说“要不……你们先解着,我去找大门吧。”

幸运儿紧张的拉住他的衣角“分开的话……没问题吗?”

“没事,我没解密码机,乌鸦要是追着我跑也会连累你们,”奈布拖住他拉着他衣角的手“别怕,解完以后跟着月亮走,大门就在附近,我会等着你的。”

佣兵和园丁挥了下手,又看了幸运儿一眼,转身跑了出去。

“你和萨贝达关系挺好的嘛。”园丁冲幸运儿眨眨眼。

“嗯……”

“嘭!”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枪响,打破了宁静的空气。

园丁紧张的转过头“玛尔塔开枪了!她一定遇见了监管者!”

两人的胸口同时出现了淡淡的紫光,映出了被衬的苍白的脸。

最后一道密码终于打开了,亮起的灯一下照亮了空旷的场地,也照亮了出现在视野的尽头的空军。

“快跑!快向大门跑!”空军冲着他们大声喊道。

园丁和幸运儿都眼尖的看见了在她身后如影随形的红光和小丑高大的身影。

“快。”园丁领着幸运儿一起跑向亮起提示灯的大门。

一阵狂奔过后,他们才看见佣兵焦急的站在敞开的大门门口,看见幸运儿之后似乎才送了一口气。

“还有一个人呢?”他皱着眉头问。

话音未落,就传来了什么东西撞到墙之后的闷响。

“愣着干什么,快跑!”玛尔塔突然提着枪出现在了残缺不全的墙壁边上,率先拉着园丁跑出了大门。

佣兵也拽过依然在喘气的幸运儿,带着他跑出军工厂,大脑缺氧的一阵天旋地转中,幸运儿几乎没有听见小丑踹在大门上恼怒的声响,只能感觉到佣兵拉着他的手上温暖的热度。

他们这次逃出来了。
--------------------------------------
终于写完了,脑袋都要写炸了 (O_O)
下章你说让杰克出来吗?ヽ(;▽;)ノ @The botten candy

评论(4)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