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雾霾

主要产粮(大概是那种冷到北极圈的西皮的粮(ಥ_ಥ) ,而且我写的还不咋滴的粮)
副业摸鱼(就是那种你带放大镜都找不着的透明鱼╮( •́ω•̀ )╭,估计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那种鱼)
总之小透明一个,要真点进来了。。。你也就这么将就着看看吧(。í _ ì。)
是一个喜好诡异的杂食动物。
不要怀疑。
轻微社恐,如果言语有所得罪,请无视我( ´・◡・`)

【TSN EM】耳目失聪(3)

瞎了的MarkX聋了的Eduardo
可能会坑。
OOC都是我的。
---------------------------------------------
“我不需要治疗,更不需要去见什么该死的医生,还是心理医生!”

Mark窝在自己宽大的椅子里,双手放在桌前的键盘上,疯狂的敲敲打打,键盘被他敲的噼里啪啦,他并没有试图抬起头辨认Chirs或者Dustin的位置,如果他看错了地方,那只会让他像一个白痴。

“够了,Mark。”他听到Chirs无奈的走到他桌前敲了敲桌面“Facebook的股东们是不会让一个连电脑屏幕都看不见的人给网站编辑程序的。”

“我不在乎!”

“Mark,”Dustin的声音由远及近“我知道你舍不得离开它,但是就算你坐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你甚至都不知道你有没有在屏幕上打字。”

“Dustin说的对,Mark,就算你坐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不是吗?”

Mark试图瞪着他面前的电脑屏幕,但他只看到一片漆黑。

“你应该去试试,Mark。”

“……”

两人等了良久,才听到那头卷毛下面哼出来的一个气声。

……

Mark盘坐在自己卧室里宽大的床上,努力忽视刚刚磕在桌子上的小腿肚一抽一抽的痛和Dustin被赶走前大惊小怪的呼叫,他能听见周围各种细小的以及他以前从未注意过的声响,电脑开启着的细微电流声和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这些让他想到在哈佛宿舍的日子。

还有当时wardo坐在他床边温和的呼吸声。

他蜷缩进柔软的床里,像坠进未知的黑暗里。

这是Mark头次开始对失明这件事正真的感到恐惧。
——————————
Eduardo不想再费劲去辨认医生到底说了什么,他简直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在前几天试图学过唇语。他不再保持尊敬的抬头去看医生到底在比划些什么,而是低下头瞧着病例。

他的耳朵没有检查出问题。

他不明白。

为什么检查不出问题?他就是听不见了,除了耳朵还能有什么问题?

为什么病例上建议去看心理科?

他盯着病例发呆的时候一片黑影移动过来,是秘书蹲到了他床边。她举着一块板子,上面写着医生说耳朵暂时性失去听觉可能与心理压力有关,这是目前唯一可以说通的解释,如果你觉得需要,可以考虑一下与心理医师会诊的时间。

……

他坐在空荡荡的病房里,白色的墙壁近乎反射出几分凉意,他不自在的搓搓手。

上一次一切这么不受控制还是一场雨夜,虽然他现在更加暖和,但心情却差不多。

疑惑,不知名的愤怒和一点对未知的茫然。

半开半合的窗帘显示着窗外灰蒙蒙的天正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

好安静,他甚至听不见墙上钟表转动的滴答声。

可他独独觉得脑袋里有那人敲击键盘时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忘也忘不掉,抹也抹不去。

在四周沉寂下来时那声音总是伴着安静的空气不依不饶的逼着他想起那间哈佛宿舍。

和那个敲着键盘的人。

他抬起胳膊将刘海向后抚去,又稍稍转过身子,拿起了放在台子上的心理病科介绍。

他一瞬间有些搞不懂他真正想要弄明白的是什么。
-------------------------------------------------
可看可不看有点负能量的碎碎念:
第一篇热度和第二篇热度差的有点多,差点就忘了这篇文。赶出来感觉也不是太好,可能后期会修一修吧。。。最主要这几天有两个喜欢的太太一个退圈的一个毕业了。。。其中就有一位这个圈非常喜欢的剪刀手太太,挺难受的。。。但是也说不出什么挽留的话,可能萌这对真的也挺累吧。。。
就酱。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