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雾霾

主要产粮(大概是那种冷到北极圈的西皮的粮(ಥ_ಥ) ,而且我写的还不咋滴的粮)
副业摸鱼(就是那种你带放大镜都找不着的透明鱼╮( •́ω•̀ )╭,估计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那种鱼)
总之小透明一个,要真点进来了。。。你也就这么将就着看看吧(。í _ ì。)
是一个喜好诡异的杂食动物。
不要怀疑。
轻微社恐,如果言语有所得罪,请无视我( ´・◡・`)

【TSN EM】耳目失聪(1)

瞎了的MarkX聋了的Eduardo
可能会坑。
OOC都是我的。
---------------------------------------------
Mark无意识的把钢笔帽一遍遍磕在桌子上,甚至已经懒得再在面前的本子上涂鸦了。

这是在浪费时间,他想。

律师们依旧叽叽喳喳的争锋相对,唇枪舌剑,而在Mark耳里这些声音彷如模糊的火车呜呜声。他能感到Eduardo的眼神有时扫过他的脸,但他不在意,因为他知道wardo也觉得这是浪费时间。

他只想回去睡觉或者修补几个漏洞……他把手放在桌子上滴滴答答的敲打着仿佛他面对着显示屏,而他手下就是键盘。

Mark往椅子里缩了缩,眯着眼打了个哈欠。

过了一会儿他沉着面孔把脸转向对面依旧喋喋不休,吐沫横飞的女律师,眨眨眼奇怪于自己怎么看不到对方那头扎眼的金发,随后又听到她右手边巨大的响声,移开了眼往那个方向看去并抬手揉了揉眼睛,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不对劲。

他只看到一片漆黑。

他看不见了。
——————————
Eduardo松了松领带,空气仿佛凝固已久,他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

真是浪费时间,他撇了眼斜对面歪坐在椅子里的Mark,心想。

他听着身旁的律师正和对面那个大腹便便的家伙互不相让的对决,脑袋里全是几天前父亲发来的指责和电话里的呵斥。

你在想什么!这么多钱就这么送出去了!他回想着他的冷笑:你信誓旦旦的向我保证过什么!然后你被你的这个所谓朋友耍的团团转!行了,别说了!这件事处理不好你就不用回来了!

回忆里电话被摔断的声音穿过大脑皮层,冷不丁让他抖了一下。他稍稍从椅子里起来一点,重新坐好,又不经意间瞥了一眼Mark,过了一会儿,觉得有点不对劲。

好像有点安静。

安静的太久了,大家仿佛都停止了对话。

他将目光移向Mark的律师,却看见他在发现他的注视后趾高气扬的对着他仰起脸。Eduardo觉得他应当听到对方那声实质化的气音,可他没有。

于是他又装作不在意的看向他自己的律师,他看到她的嘴巴上下开合,可他分明没有听见任何声音。

他刷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几乎要撞倒身后的木椅。

他看见Mark终于看向他,但那双湛蓝色的眸子里好像失去了光彩,Mark又揉了揉眼睛,仿佛看不见东西。

好吧。

他好像听不见了。
-------------------------------------------------
我:我居然又开坑了?完了完了我绝对填不完的!!!
闺蜜:…来你过来,我来把你千疮百孔的脑袋塞起来好不好?
我:不不不不不算了吧!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