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底雾霾

主要产粮(大概是那种冷到北极圈的西皮的粮(ಥ_ಥ) ,而且我写的还不咋滴的粮)
副业摸鱼(就是那种你带放大镜都找不着的透明鱼╮( •́ω•̀ )╭,估计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那种鱼)
总之小透明一个,要真点进来了。。。你也就这么将就着看看吧(。í _ ì。)
是一个喜好诡异的杂食动物。
不要怀疑。
轻微社恐,如果言语有所得罪,请无视我( ´・◡・`)

【NYSM JDJ】沉沦于此时

无脑产粮,OOC都是我的!

----------------------------------------------------------------------------

Jack蹑手蹑脚的提着夜宵打开宿舍门的时候,一切如他想象般安静。

额——我是说如果你忽视Merritt震耳欲聋的呼噜声的话,那还是蛮安静的。

他仰面躺在一片狼藉之中,沙发被压的不堪重负,垃圾在沙发周围堆成圈儿,几乎把他淹没了。他从沙发沿上垂下的手里还拿着半空的酒瓶子。

Jack小心翼翼的贴着墙努力寻找可以下脚的地方,顺便在经过Henley卧室的时候帮她带上了微敞着带着点酒味的门。

空气里的酒精味让人不适应,Jack皱皱眉,踏过最后一片障碍往深处的卧室走。

Daniel安静的躺在下铺的床上,干净整洁,完全不像刚刚和那两个人胡闹的喝了一堆酒的人。他的西装搭在椅背上,白衬衫的袖子卷起,露出手臂。

“……那个,Daniel?”Jack小声的凑近他的睡颜,不经意间有点做贼心虚似的紧张“Daniel……你要的宵夜我买回来了……”

Daniel没有动静。

好吧,Jack在心里叹了口气,更加坚定的确定了自己出门前就吐槽过的结果:买东西给你们吃根本就是想支开我喝酒好吗!反正我买完了你们也都倒了好吗!所以还不如让我在家待着呢!

另外几个人支开他喝酒这件事不得不从之前说起。

Jack作为四人组年龄最小的人其实……并不会喝酒,同时也十分拒绝喝酒。当然Henley和Merritt不是没有不怀好意的威逼利诱过Jack尝尝鲜,但Jack在某些方面实在有着让人惊讶的坚持。

这不算什么,但他不但自己不喝同时也会限制Daniel喝酒,这就让另外两人比较气愤了。本来嘛,喝酒就是要人越多越好,何况是用来庆祝的酒,结果四个人的饭桌,拿起酒杯喝的人却只有两个。

这就比较尴尬。

Henley就常常抱怨,自从Daniel和Jack在一起了,乐趣就越来越少了,现在连喝酒没人了,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于是剩下两人开始怂恿Daniel爱怎么喝怎么喝,奈何万人迷J.Daniel Atlas这棵大白菜自从被Jack这头猪拱了以后就浑身上下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每每被Jack挡下酒杯就一副啊我家小男朋友真会照顾人的表情并附带闪瞎狗眼的光环普照。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就是,酒不是必须的,但Jack是。

看的单身狗只能有一句话评价:我去年买了个表。

但长期禁酒未免也让人不耐,于是只好想方设法支走Jack,好换得一时痛快。

Jack有时候也不是不知道,但什么能比得过男友那双仿佛装进星空的眸子里闪烁的恳求?

于是,该配合你演出的我眼视而不见,就这么相安无事的满足了各方需求。

当然你们知道Jack的需求基本就是酒后来一次爱的鼓掌,当然鉴于本人的望远镜最近被不知道从哪来的纸牌卡坏了,在此不做多余的阐述,此处应有掌声(为我报废了的望远镜,咳咳)

Jack提着饭盒瞟一眼睡得正香的男友,无奈的撇撇嘴,凑近Daniel随着呼吸声微微颤抖的睫毛,带着无限温柔,低声叹道。

晚安,我的大魔术师。

--------------------------------------------------------------------------
好激动我就要有JDJ的无料本啦!笑的像个三百斤的(挂掉)娃娃!*٩(๑´∀`๑)ง*
这是我对糖的执着√

评论

热度(20)